半年爆赚3倍、50元买茅台!香港“女股神”:A股能到万点 未来还能找到十倍股

  • 利好
  • 利好
  • 利好
  • 利好
  • 利好
来源:证券时报 时间:2019-12-06 21:05:00
2001年,因为抓住了B股暴涨的牛市,彼时出任首域投资有限公司的首席投资官的刘央在6个月时间内爆赚3倍并套现,一战成名,被媒体称为中国的“女版巴菲特”。有趣的是,那是她第一次听到“巴菲特”这个名字。11月29日,现任西泽投资管理公司(香港)主席的刘央在位于香港中环半山处的办公室接受了证券时报记者专访。

   这是一个香港“女股神”的故事。

  2001年,因为抓住了B股暴涨的牛市,彼时出任首域投资(香港)有限公司的首席投资官的刘央在6个月时间内爆赚3倍并套现,一战成名,被媒体称为中国的“女版巴菲特”。有趣的是,那是她第一次听到“巴菲特”这个名字。11月29日,现任西泽投资管理公司(香港)主席的刘央在位于香港中环半山处的办公室接受了证券时报记者专访。

  刘央,身上有着迥异于小女人的鲜明个性,说话声音干脆利落带着沙哑,口音仍然京腔京韵,讲起话来滔滔不绝,不喜欢被打断,而且越说语速越快,很能带动气氛。在评论某一件事时,她会鲜明地亮出自己的态度,表达自己的喜恶。作为中国第一代基金经理,刘央亲历、见证并参与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她所管理的西泽中国基金,自2003年成立以来,累计回报338%。54岁的刘央经历几轮牛熊市动荡,跨越了中年危机,她向记者表示,从业27年,市场就是她的江湖。在这期间,她颠覆了自己此前一直遵守的投资理念,由曾经成就她的价值投资转向趋势投资,并开始逐步加大在中国的布局,于2017年在上海成立上海觅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组建PE团队,涉足一级市场的文娱+大健康医疗。

  她说A股将是她投资组合中的核心配置资产,“我觉得A股10000点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是可以看到的。”刘央语气肯定地说。

  逆势投资一战成名

  刘央介绍,中学时期喜欢古诗词与诗歌的她一心想报考北大西语系,然而高考那年,中央财经大学提走了个人档案,成为中央财经大学第一届国际金融专业的学生,从此与金融结缘。1988年毕业后,便加入中信集团,在那里结识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位贵人——中信集团前董事长王军。由于出色的财务分析和英语能力,集团分配她掌管财务工作,几年后,才25岁的刘央直接向王军汇报工作。28岁,刘央被公派到澳大利亚,当时中信集团与Hambros Australia发起第一个封闭式中国基金——信瀚中国投资基金,并在澳洲证券交易所上市,刘央担任投资总监,这是最早的一只在海外上市的封闭型中国基金。“我很lucky,他(王军)打开了我人生中的一扇窗,也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贵人,我后来也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为公司赚到了钱。”刘央说。

  当年,“我在首域第一年刚好遇到了中国证监会宣布境内居民可以交易B股,B股暴涨,而我可能是当时全球持有B股最多的基金经理,大概4000万美元。因为当时没人看B股,恰恰我在低点买入,几乎买什么赚什么,6个月内B股升了三倍,我就全部套现。当时公司拿出了一笔钱给我作为奖励,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刘央因此一举成名,并被南华早报称为中国的“女版巴菲特”。刘央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起初我对这一称号特反感,觉得是性别歧视,我有名有姓为什么非得给我一个女巴菲特称号,说实话,我当时并不知道巴菲特这个名字。但后来了解之后,就开始研究巴菲特的投资之道。”

  因为出色的业务能力,刘央很快被猎头找上门,委托猎头来挖人的,就是后来刘央的东家西京投资(去年更名为西泽投资),改变了刘央的人生轨迹。2003年,刘央正式加入西京,并发起了让她在投资界站稳脚跟的西京中国基金。正是这一年,非典肆虐,刘央在海南出差被困喜来登酒店,没想到却无心插柳,“太痛快了,当时股市大跌,我们大举买入,随后股市反弹,投的每一分钱在当年都是两三倍的回报。”西京中国基金当年净盈利达到93%,她的团队贡献了整个西京80%的收入,这一战为她日后执掌西京埋下伏笔。

  2006年,西京投资创始人Peter Irving因意外去世,按照他的遗愿,刘央获得股份奖励,成为联席主席。随后几年间,西京其余两位创始人退出,刘央在2011年收购了所有西京投资的股份,正式掌控这家英资资产管理公司。

  忆起往事,刘央滔滔不绝,她向记者提到了当年买中国建材(3323.HK)的过程。2008年金融危机,中国建材被摩根士丹利沽空认为其价值为0,彼时中国建材负债率高达300%,股价被砸盘。“我当时觉得这只股票价值不该是0,我去参观过中国建材万吨级水泥厂,就在徐州。后来我就向董事会申请买1亿股中国建材。你不知道当时场面有多激烈,对冲基金砸盘的时候,我是1000万、1000万排队在那里顶着。当时买入中国建材成本大概在0.6港元左右,6个月后就升了,卖的时候大概是两三块,一点点卖。”这笔交易为刘央赚了上亿港元,刘央也因此与中国建材时任董事长宋志平成为挚友。“我的性格就是不服输,不认输,其实当时也是顶着压力买进去的,因为金融危机,所有人都觉得这只股票要完蛋了,负债率这么高,连宋志平都觉得公司可能要破产了。”刘央感慨。

  初尝“滑铁卢”

  曾因持有B股一战成名,也曾因投资股票失利而备受争议,这位西泽投资的女掌门人投资事业几经沉浮,依然还活跃在一线。

  2011年至2014年,对于刘央来说是其人生中的最低谷期。由“女股神”变成了“灯神”(香港市场对反向指标的称呼),西京中国基金连续三年跑输大市。在这次专访一开始,刘央毫不避讳坦称当年的投资失利,除了买入银基集团(0886.HK)的时间大错特错外,踩雷中金再生(0773.HK)令她旗下基金损失1亿美元。

  投资遇阻的刘央开始放慢脚步,反复检讨自己的投资理念。她认为在A股不能完全地执行价值投资理念,“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是好的,我以前也坚定执行并赚到了钱,但他的理念、方法不一定适合中国,没法完全复制。制度,金融体系,法律体系完全不一样,价值投资理论就是‘Buy low Sell high’,但是谁能超过上帝这只手或者政府这只手呢?我们不要在纵向上考虑价值,而是把时间的周期横向展开,就出现了趋势,就是所谓的周期性的考量。”刘央说。她把自己总结出来的投资理念冠名为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相结合的“贯通法”,即,在中国投资国情决定风险,先要自上而下对国家政策环境,行业趋势进行分析,再自下而上收集好公司的资料加以研究,两者同等重要。趋势选定行业和范围,价值研究个股。

  “做时间的朋友是很难的,但做周期的朋友就相对简单。周期是由很多政策、环境和人为的因素造成,人要想走运,投资要想收获,当然不能偏离大的历史进程,大的周期趋势,否则你会被埋在一个坑里永远出不来。特别是做基金经理,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要跟随大周期的脚步,牛市不对抗,熊市不沉沦。”刘央谈及她的投资感悟时如此表示。

  目前,西泽投资管理规模平均逾30亿美元,其中西泽中国基金主要专注于中国股票,包括H股、红筹股、A股和美国存托凭证等,成立至今累计回报338%,跑赢恒指194%。而西泽中国健康医疗基金主要投资于大中华地区的健康医疗相关行业,其投资组合成分多数为股票和股票相关投资工具的组合,目前由刘央的得力干将杨艳管理,年初至今回报为20.4%。西泽亚洲基金主要投资于亚洲(除日本)上市公司,年初至今回报表现11.6%。西泽日本发展基金主要投资于在日本的上市公司,年初至今回报表现27.4%。

  A股会到1万点

  811汇改后(注:2015年8月11日,中国央行宣布调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做市商参考商日银行间外汇市场收盘汇率,向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提供中间价报价,业界简称“811汇改”,这是中国金融对外开放的历史性时刻),刘央意识到,只做二级市场的股市,已经不能给她的投资人带来丰厚回报,“811汇改后,我就在上海成立了上海觅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准备给咱中国人管钱了,以前是给外国人管钱。此外还组建了PE团队,涉足一级市场,聚焦文娱和大健康医疗产业。过去三四年就在干这事,耗时耗力,这段期间我很少出来接受采访。”刘央向记者表示。

  据刘央透露,2015年8月成立中国文化和娱乐产业基金,开始介入影视业一级市场投资,一期规模为10亿港元。2018年将这部分私募业务重组成独立的和高资产管理公司,专注文娱和大健康医疗的一级市场投资。她拿出40%股份给团队,个人持有60%。目前和高资产管理公司已经投资了十几个项目,包括周星驰的电影《美人鱼》,去年在北美市场大卖的《我的超豪男友》,此外还买下了热门小说《解密》版权,目前已投资1600万元。

  在专访过程中,刘央和她的团队都一致看好中国市场,她向记者表示,“我2001年从澳大利亚回来,加入首域香港后,召开第一次记者招待会,就对外说过,资产配置不单配中国是不行的,A股市场是一定要布局的,不管多难,我都长期看好,A股上10000点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是可以看到的。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去做,不加大投入?”

  在刘央管理的某最大慈善基金A股专管账户10年业绩回报达1440%,其中就投资了美的、云南白药、茅台等。“其中一些股票今天都还能继续投的。比如股价已经涨了十几倍的美的,我们在2004年就买入,持有美的长达10年,给我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还有我们的基金组合在50元买入的茅台,我认为明年依然可以创新高。未来10年,我们在A股找到能赚10倍股票的机会,应该是比过去十年多的。”

  投资就是修心

  现在是抄底的时候吗?记者问刘央,刘央斩钉截铁表示,“现在绝不是抄底的时候,无论是A股,还是港股,都不是。大部分基金经理都是死在抄底,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最聪明,自己抓到了底部,我告诉你,绝对不是。说抄底的,往往都是雷区,你得避开,如果纯粹看估值,特别容易陷入抄底的陷阱。”

  在刘央看来,投资是一个非常美妙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修炼自己的内心,克服贪婪和恐惧的劣根性。做投资,不会没有恐惧,也不可能没有贪婪,所以要克服,要在这中间找到平衡。刘央坦承,自己至今都在寻找二者之间的平衡。“过去几年,我变得低调,但其实从未离开。我一直在整合我的业务,思考我们的方向、战略,因为一旦方向和战略错了,有再多的人、再多的钱都没用,我希望,我们在投资方面不要偷工减料,不仅要踏踏实实做好资管业务,我还要分散我的投资布局、分散风险。”刘央说。

  采访结束时,天色已黑,“跟你说的有点多了,口都有点干了。”刘央笑言,第二天,她还要去韩国,拜访韩国SM娱乐有限公司创始人李秀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