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一姐”戴娟:刘士余投案背后的女人?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来源: 新民晚报 时间:2019-05-22 11:32:00
作为中国债市第一批从业者,在中国债市摸爬滚打20余载,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债市风云人物轻轻扇动了下蝴蝶翅膀,竟会牵动着与南京相隔千里之外的正部级高官刘士余的命运。

  沉寂四个月,证监会前主席刘士余的命运发生了三次翻转。

  2019年1月26日,中国供销集团大楼举行总社干部大会,媒体记录下了刘士余平安卸任证监会主席后,神态自然、轻松微笑的画面。碰巧的是,就在刘士余卸任20多天后,戴娟等三人案发,紧接着刘士余被调查的传言四起,四个月后,刘士余主动投案。

证监会前主席刘士余表情轻松(图右二为刘士余)

  东窗事发后,有分析指出,刘士余投案的一个重要缘由,是其担任证监会主席期间,其家乡江苏多家地方城商行、农商行实现IPO,引发了市场质疑及复杂利益牵扯。

  戴娟,债市“老将”、债市一姐、南京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作为中国债市第一批从业者,在中国债市摸爬滚打20余载,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债市风云人物轻轻扇动了下蝴蝶翅膀,竟会牵动着与南京相隔千里之外的正部级高官刘士余的命运。

南京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

  戴娟失联之后

  2019年2月19日,一则有关南京银行多人因债市案件被查的消息在市场中流传。更为重磅的是,身居南京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被曝失联。

  在南京银行方面发布公告中显示,总经理戴娟、副总经理董文昭、副总经理李雁,三人均因个人原因,不能正常履职,侧面印证了传言的真实性,但之后又以“戴娟等人并非上市公司高管,目前还达不到信息披露的标准”为由,暂未披露更深层原因。

南京银行公告

  据财新报道,2月15日戴娟被南京市纪委带走协助调查,便一直处于失联中。

  然而,此前对于为何“协助调查”,南京市纪委给到的答复是戴娟等人的个人行为,涉及的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与南京银行本行业务并无瓜葛。

  而南京银行在舆论风暴后,在内部下达了“封口令”,严令涉及戴娟事宜,任何人不得接受媒体采访,更让此番真相扑朔迷离。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带走戴娟三人进行调查的并非公安机关,而是南京市纪委。

  自2013年以来,债市就掀起反腐风暴。以“丙类户”为核心而存在的复杂利益链,成为重灾区;2016年,市场骤变之下,债市反腐大火烧到了银行间债市的中票、短融一级半市场的利益输送,工行私人银行部副总经理王华、恒丰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李晓强、国信证券孙明霞等多位大佬级人物先后入狱。

  而债市也恰恰是南京银行资产配置的重要方向,自1997年银行间债券市场成立以来,南京银行金融市场团队始终活跃在市场第一梯队。2002年,南京银行债券现货买卖交易量位居市场首位,成交量超过四家大型银行的总和,戴娟作为债市运筹帷幄的操盘手,显然扮演了重要角色。

  “债市一姐”的江湖浮沉

  1997年,刚刚毕业的戴娟梳着马尾前往南京银行应聘,彼时,南京银行刚刚成立一年有余。即便当时没有职业规划,不知债市为何物,选择南京银行也可能只是巧合,但初入职场的戴娟,踏上这艘快速航行的“金融大船”,迅速成长。

  22年后,戴娟从一个银行新人历任资金运营中心总经理、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成为了南京银行不折不扣的“债市一姐”。作为首批银行间市场的债券交易者,她的资历与知名度,均居市场前列,南京银行的债券资产也从1998年的不足亿元,增加到百亿、万亿规模。

  有人叫戴总,有人叫娟姐。这是丰厚个人回报之外,江湖给予的认可。

  依照江苏一位固收业内人士的说法,戴娟一直是现任南京银行行长束行农爱将,两人上下级关系长达十几年之久。束行农是债券行业的第一批交易员,更是市场公认的老大,当年,束行农带领一批女交易员打拼天下的壮举,至今仍是中国债市的佳话。

  因此,南京银行这座“债市黄埔军校”,输送大批拔尖的债市专业人才,往往司空见惯,打造将才的能力也可见一斑。《财经》报道称,戴娟2009年就任南京银行资金运营中心(彼时还隶属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董文昭与李雁都曾是其下属。

“债市女将”戴娟、董文昭

  戴娟在过去数次接受公开采访中,给媒体留下的印象都是:冷静、不爱笑、只谈事。2012年,在南京银行干了15年的戴娟在专业期刊上发了一篇文章《博观而约取后积而薄发——南京银行债市15周年感悟》,文中对南京银行表示了感谢。

  戴娟字里行间的情感显露无遗,她写道:从1997年最早的资金科到2001年的资金交易部,再到2002年南京银行债券现货买卖交易量拿下市场第一,再到后来,成为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业务经营部门改革的先行者。

  彼时,写下这段骄傲文字的戴娟见证了南京银行的巅峰时刻,而如今,身陷囹圄的她也赔上了自己全部的职业蓝图。

  今年1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加大金融反腐,明确指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证监会前主席刘士余

  债市反腐每一次重拳出击引发的讨论都经久不息,一大原因在于负面反馈积累带来的连锁效应,短期内不会轻易消除。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告诉《新民周刊》,类似事件侧面反映了后续资本市场监管需要强化,尤其是事实认定的透明度、适用法律的说理性,需划定规则,以减少争议。

  以中央推出的注册制、科创板等改革为例,其本质均是向资本市场释放更多资源配置的决定权,市场化、法治化是对证监会权力的双重削减,一定程度上也减少了腐败得以发生的温床。

  二十多年间,债市诞生了多位如戴娟这样的人物,但监管与规则的敬畏不是摆设,一旦底线失守,监管的铁面,自然毫不留情。

分享到: